快捷搜索:
对不起(小小说)
分类:学术刊物

老李名正君,任市纪委派驻市环保局纪检组长之前,是利封县委常务副书记。这次工作安排虽说是上调,又是市里的一个大衙门口,但老李心里还是有个“劲”,作为管干部的副书记,他早就听市委组织部门的人说,某人对他这个副书记的位置是有“想法的”,暗地里也做了不少工作。但老李认为我是凭能力干上来的,时常理直气壮地说:“我没有拿钱去买为人民服务的机会,也绝不允许别人在我身上下赌买官。”可现实就是现实,那个被人们私下议论为“工业不懂,农业不抓,白天喝酒,晚上摸咂儿”的人,竟让老李还是卷铺盖被服从组织分配了。当然,理由很正常也很光明,“年龄稍大”。老李想我非得与组织上理论一番不可,我刚刚五十二岁呀,应是年富力强啊。再说继任者是个什么货色我得好好向组织反映反映。正在气头上,已从县组织部长位置退下来的老部长听说此事后,特意来到老李的办公室劝他说:“仕途上,我是看着你长大的,心里有数。想开点,当年提拔干部要求的‘四化’不是有一个叫作‘年轻化’吗,可在国家主席的选拔上不也出现了下去个七十九岁的,上来个八十一岁的吗。”老李内心十分憋屈地走马上任了,几天之间,他的头发白了许多许多。
  两年刚过,就在接任老李者到省党校学习期间(住宿三个月),不知是什么人,竟然能进到副书记的办公室并把这位“官人”藏着的多条女人内裤挂在了门上,并留一纸条附言:“上级纪委如不调查,就证明这是诬陷,那么,我们就去投案自首”落款是“正义”。接下来的过程很简单,结果也很正常,半年过后,本市监狱里又多了一位原是县处级党员领导干部,现是贪污受贿罪囚犯的中年男性。
  一日,环保局党组把全局处级以上党员领导干部带到市党员领导干部警示教育基地进行警示教育,市司法局让监狱安排的现身讲演成员之一,就是曾“拿下”老李的这位。他讲演到最后,十分真挚地说”对不起党组织的多年培养位和同志们,不求组织原谅,我自己会时时忏悔。”
  老李听着从他口中说出的“对不起”三个字,心里顿时泛起了别人体会不到的五味之意。

本文由六合联盟开奖结果发布于学术刊物,转载请注明出处:对不起(小小说)

上一篇:烈士 下一篇:杜鹃山上杜鹃歌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