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散落星河的记得
分类:学术刊物

辛洛打量艾米儿。她穿着红底碎花的纱裙,褐色的长卷发披垂在肩头,眉梢眼角都是风流妩媚,手腕上戴着一朵红色的山茶花,恰好遮住了枪伤。辛洛用大拇指碾磨着她蜜色的脸颊,“我记得,昨晚你的情人刚被杀了。”艾米儿眼波流转,笑着说:“是被您杀的。”“一点都不悲痛吗?”艾米儿笑得艳光四射:“一个女人,从跳肚皮舞的舞娘到最底层的雇佣兵,从脱离雇佣兵团到坐上星球总理的位置,经历的事情太多了。如果为那种男人都要悲痛,我这颗心早悲痛而亡了。”“那就好。”辛洛盯着艾米儿,“我还要在曲云星待一段时间,希望我们好好相处。”艾米儿咬了咬红唇,秋波暗递,一语双关:“米儿很愿意。”辛洛欣赏着她丰润诱人的红唇,微笑着问:“烈焰兵团那边有消息了吗?”“烈焰兵团的戴夫团长决定赶来曲云星,亲自缉拿杀了他们副团长的凶手。”辛洛觉得这位美女蛇也是真有本事,竟然能引得兵团长亲自来。艾米儿说:“戴夫团长会乘坐烈焰兵团的战舰来,战舰上至少有两万名训练有素的军人。”“什么时候到?”“今天晚上。”辛洛似笑非笑地看着艾米儿,手指抚过她修长的脖子,缓缓往下,停在了她领口最低处,恰好接近心脏的位置。艾米儿觉得不舒服,似乎被人扒开面具,直接看到了内心。但她不敢反抗,只能努力笑得若无其事,但蜜色的胸脯不受控制地随着呼吸一起一伏,似紧张似诱惑。辛洛微微前倾,头凑在艾米儿耳畔柔声说:“曲云星在你的治理下发展得很不错,烈焰兵团却贪得无厌,要得越来越多,为什么要交钱帮别人养军队呢?不如把烈焰兵团收编了,成为曲云星的军队。”艾米儿骇然,惊得舌头打结,连话都不会说了。辛洛却已经站直,曲指轻弹了下艾米儿的额头,像是什么都没有说过一样,一本正经地吩咐:“帮我准备实验室,别吝啬钱,所有设备仪器都要最好的。”“……是。”艾米儿定了定神,问:“晚上……需要我做什么吗?”辛洛笑吟吟地看着她:“你好好招待他们就行。”辛洛对艾米儿没有任何期望,这位美女蛇可不止一颗毒牙,能咬烈焰兵团一口,也能随时咬她一口。该撒的种子撒了就行,时机合适自然会开花结果,时机不对揠苗助长只会适得其反。艾米儿微笑着欠了欠身子,告辞离去。她出门时,扫了眼一直像冰柱子一样站在阴影里,看不清正脸的小角,暗自猜测着他和辛洛的关系。————·————·————辛洛歪靠在椅子里,一手斜倚在扶手上,撑着下巴,一手无意识地轻敲着扶手。两个人对两万个人,一个计划不周,她即使不死在烈焰兵团手里,也会被艾米儿那条美女蛇给咬死。小角蹲到她身畔,用头轻蹭辛洛的手。辛洛下意识地揉摸着他的头。好一会儿后,辛洛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她哭笑不得地拍了下小角的后脑勺,“起来!你是人,不是畜生,以后要坐椅子。”小角恋恋不舍地用头蹭她,辛洛发现他的头发有点长了,还有点没洗干净,“昨晚洗澡的时候,没用洗头器吗?”“不喜欢。”辛洛认命地叹口气,揪揪小角的耳朵,“过来!”两人走进浴室。辛洛让小角坐到椅子上,拿了块挡水帘帮他把衣服遮好,开始帮他修剪头发。辛洛想当然地认为,自己连开膛剖肚的高难度手术都能做,修剪个头发肯定小菜一碟,没有想到很多事都是看着容易做着难。“嗯……好像左边有点短,右边要再修修。”“嗯……好像右边又有一点短了,左边要再修短一点。”左修修、右修修,上剪剪、下剪剪。辛洛站在小角身后,看着镜子里的小角,不得不承认小角现在的发型连狗啃过的西瓜皮都不如。如果换成她,绝对已经一掌拍死了剪出这种发型的人。辛洛对小角说:“我,觉得不错。”重音强调我,审美本来就是很私人的事。小角咧着嘴,冲着镜子中的她笑。辛洛再次觉得剪出这种发型的人应该被一巴掌拍死。出于补偿心理,她没有强迫小角去用他不喜欢的洗头器,而是帮他手洗。辛洛一边洗,一边教:“先用温水把头发浸湿,再用洗发露,起泡泡后,就用指肚揉搓头皮,不要用指甲,会伤到头皮和发根。”小角配合地低着头,安静地倾听。但辛洛知道,他会听话,但肯定不会照做,下次还是要找她帮忙洗头。辛洛拿起莲蓬头,帮他把头发冲干净,再用吸水毛巾擦干。“好了,干净了。”辛洛拿开毛巾时,小角头发蓬松凌乱地竖着,湿漉漉的黑眼睛安静地凝视着她。辛洛的笑意骤然淡了,把毛巾扔到小角头上,盖住他的脸。小角拿下毛巾,扭头看向镜子,审视地盯着自己,“我是不是很丑陋?”辛洛想到他的发型,心虚地问:“怎么突然在意起美丑了?”“你一直很讨厌我的脸,肯定是因为我长得很丑陋。”辛洛愣了一愣,淡淡说:“是很丑陋。”她转身离开浴室。小角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睛里满是沮丧难过。————·————·————小角走出浴室,看到辛洛坐在椅子里,面对着虚拟屏幕,在做战略演习。他站在她身后,安静地看着。辛洛分析——制服兵团长不难,关键是怎么控制战舰。如果兵团长是个硬骨头不肯屈服,或者他的手下有异心,借他们的手除掉兵团长,趁机掌控战舰,反倒会把事情闹到不可收拾。辛洛绞尽脑汁、左思右想,一直没有万全之策能控制战舰。小角突然说:“只要他们打开舱门,我就能趁机潜入。”辛洛下意识地说:“战舰内,每一道门都会自动检测进出者,普通区还有可能糊弄一下,但重点区都是一人一查,没有身份认证,怎么进入主控室?”“控制和指挥战舰才需要进入主控室,你是想废掉它的战斗力,摧毁能源更方便。”“能源区也是战舰内的防护重地,门禁森严、重兵把守,怎么可能轻易摧毁?”“摧毁能源不是一定要摧毁能源组。”小角弯身向前,一手搭在辛洛的椅子背上,一手越过辛洛的肩膀,划过虚拟屏幕。他时而点击屏幕放大画面,时而点击屏幕缩小画面,细致地标注出能源传输的每一条路径,就好像这艘战舰是他设计建造的,他完全清楚战舰的每一处构造、每一个细小零件。三言两语,小角就勾勒出三种解决方案,总结地说:“这种方法能暂时切断能源传输,干扰战舰和外界的通信,最多能阻隔两到三个小时,不过应该已经够用了。”辛洛盯着小角,脸色十分难看,“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小角愣了一下,回答不出来。他表情困惑地指指自己的脑袋,“它们自己从里面跳出来的。”辛洛的手按在枪上,无比清楚地意识到小角不仅仅是她的宠物。小角感觉到可怕的杀意。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野兽的世界,厮杀很简单,避免厮杀也很简单。小角双膝着地,身子前倾俯下,头枕在辛洛的膝上,把脆弱的脖颈毫无保护地袒露在辛洛面前。辛洛僵硬地坐着,一动不动。小角像是怕惊动她一样,轻轻握住她冰凉的手,慢慢放在自己温热的脖颈上。辛洛的手指按在他的颈动脉上,将他的生命完全掌控在自己指间。冰凉沁骨的冷意从肌肤处传来,小角平静地闭上眼睛,任由辛洛的气息萦绕在他身周,将他完全浸没。一会儿后,那种可怕的感觉不见了。辛洛声音暗哑地说:“我会控制住兵团长,你去控制战舰。给我两个小时,新的兵团长会接管战舰。”小角温驯地说:“好。”

本文由六合联盟开奖结果发布于学术刊物,转载请注明出处:散落星河的记得

上一篇:散落星河的记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