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散落星河的记忆
分类:学术刊物

辛洛迷迷糊糊有意识时,觉得全身上下都痛,喉咙火烧火燎的疼,像是被烟熏过。她禁不住呻/吟了一声:“水。”一会儿后,甘甜的水像是涓涓溪流一般流进了她嘴里,抚慰着她干涸的喉咙。辛洛心满意足地吞咽了几口,忽然一个激灵,意识到不对劲,立即睁开眼睛。朦朦胧胧的晨曦中,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跪趴在她身侧,嘴对着嘴地喂她水喝。他五官英俊、轮廓分明,犹如用雪山顶上最晶莹的冰雪雕成,透着清冷锐利。辰砂!辛洛全身发寒,极致的惊惧下,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一股力气,竟然搬起了身旁的一块大石头,朝着辰砂的头狠狠砸下去。“砰”一声,辰砂没有闪避,被砸了个正着,额头的血滴滴答答流下。拼尽全力、狠狠一击后,辛洛的一股血勇之气已经散尽,整个人瘫软在地上,再动不了。她闭上了眼睛,等着辰砂一掌拍死她。可是辰砂半晌都没有动静,只是气息一直萦绕在她身周。辛洛的心狂跳,渐渐意识到什么,慢慢睁开了眼睛。辰砂温驯地跪趴在她身边,黑漆漆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里面满是委屈和懊恼,似乎自己也不明白他为什么变成了这样。“小……角?”辰砂的眼睛一下亮了,用头来蹭辛洛的脸,满是温柔依恋。辛洛全身僵硬,一时冷、一时热,不知道究竟是病,还是惊吓。一年多来,她和小角同进同出、朝夕相处,已经渐渐接受了小角做这些亲密动作,可是当小角顶着辰砂的脸做这样的动作,她觉得简直像是玩极限惊悚游戏。————·————·————太阳渐渐升起,他们所在的洞穴内的光线越来越明亮。辛洛从小就接触尸体,早习惯了看一/丝/不/挂的人体,可是当那个人体的脖子上顶着一张辰砂的脸时,她不太习惯。“去找那些追杀我们的黑衣人,剥下他们的衣服,一套给你,一套给我。”辛洛连说带比,总算让小角大致明白了她的意思。小角走出洞穴,几个纵跃就消失在山林间。辛洛身体痛得厉害,所幸双手还能动。她摸索着给自己检查了一下身体,除了皮开肉绽,也就是大脑震荡、腿骨摔断、内脏出血,一时半会死不了。她挣扎着把上半身挪靠到一块石头上,观察四周——他们在一个山洞里,山洞下方是一条不大的河流。河岸两侧乱石林立,长着稀稀落落的灌木。一丛已经被河水浸没了一半的灌木顶端挂着一缕血红的布料。顺着那丛灌木往上看,是一段比较平缓的山坡,山坡上长着绿意盎然的灌木和野草,坑坑洼洼的地方积着雨水。再往上就是陡峭的山壁,长满了高大的乔木。辛洛收回目光,看看自己身上血迹斑斑、破破烂烂的衣服,大致猜到了她滚下峭壁后的事情。因为树木和茂密的灌木、野草,她虽然被撞得全身上下都是伤,却保住了性命。小角杀死那些雇佣兵后,找到了她。虽然她昏迷不醒,没有自保之力,但小角会驱赶走所有野兽,暂时保住她的安全。这和她预估的差不多。但是,她没有估计到她昏迷在了河岸边,山里又下起了大雨,河水开始上涨。小角虽然很厉害,可毕竟是野兽,没有手能搬运她,眼看着她就要被活活淹死。幸亏机缘巧合下,小角变回了人身。他有了双手,自然就能把她抱到这个山洞里躲避风雨,等她醒来。辛洛只能推测出,应该是她坠落悬崖时,小角受到刺激,借助烈焰兵团的围攻突破了4A级体能,但到底什么触动它,竟然让它变回了人,她就不得而知了。————·————·————辛洛眼前一花,小角已经去而复返,站在他面前。他穿着黑色的作战服,一手提着一只昏迷的野兽,一手拿着一套衣服。也许因为刚刚杀过人,他眉眼冷肃,举止间自带着一股生杀予夺的威慑。辛洛心惊肉跳,身子下意识就要往后缩躲。小角立即察觉到她的惊惧,四肢着地、跪趴到她身边,用头来温柔地蹭她。看着他清澈干净的眼睛,她心里默念了几遍“他是白痴小角”,才渐渐平静下来。小角用手把野兽的脖子划开,递到她嘴边。辛洛觉得血腥难闻,却压着恶心把嘴凑过去,强逼着自己大口地喝。她必须活下去!直到她再喝不下去时,小角才把野兽拿开。他走到河水边,把野兽剥皮收拾干净,把外脊后段最嫩的肉取下,带回山洞,划成一片片递给辛洛。辛洛自小挑食,向来是食不厌精,即使流落无人星球那二三十年,也靠着地热有“水煮海鲜”吃,现在却要茹毛饮血。她做了无数遍心理建设,才把肉塞到口里,一边咀嚼,一边努力想象着自己是在五星级餐厅里吃牛肉刺身。这应该是一个幼兽,肉质份外鲜嫩,但是她从来都不爱吃刺身,忍着恶心反胃,吃得眼泪汪汪,才把一半的肉吃完。小角还要再喂她,她急忙摇头,表示吃不下了。小角摸摸她的肚子,确定她好像真的吃饱了,才满意地把剩下的肉塞进嘴里,一个纵跃跳到河边,去洗手。辛洛摸着自己的肚子,呆看着小角。他把她当什么了?需要投喂的兽崽子?————·————·————辛洛看到小角放在地上的衣服,拿起一根树枝,慢慢勾过来。黑色的作战服团成一团,辛洛打开,里面叮叮当当掉下不少东西——几管营养剂、一个简易急救包、万能工具棒。辛洛气得大叫:“小角!”小角嗖一下就出现在她面前。辛洛指着营养剂,怒瞪着小角:“明明有营养剂,你给我吃生肉?”小角不明白辛洛为什么发火,沮丧地蹲下,低垂着头,手无意识地挠地。辛洛深呼吸,告诉自己不要和白痴较真,否则气死人不偿命。小角双手撑在地上,俯过身来,讨好地用脸来蹭她的脸。辛洛感觉到两人肌肤相触,不适应地撇过脸,不轻不重地拍了下他的头:“别烦我,滚一边去!”小角垂头丧气地蹲到旁边,像是突然想起什么,眼睛一亮,从自己衣服里拿出一把枪和一把匕首,献宝一样递给辛洛。辛洛呆呆地看着小角。他既然记得她总是带着这两样东西,那么也应该知道这两样东西是干什么用的。他正在给予她杀死他的力量。辛洛拿过枪和匕首,抬枪对准小角。小角安静地看着辛洛,眼神无忧无惧,纯粹干净得像是初生的婴儿。辛洛冷冷问:“知道这是什么吗?”小角点头,却依旧不闪不避,既像是绝对的信任,又像是不管辛洛对他做什么,他都毫无怨言地完全接受。辛洛天人交战。她本来以为小角智力低下,绝不会有机会变回人身,没想到阴差阳错,他竟然恢复了人身。万一哪一天他又突然恢复神智,想起来自己是谁了呢?最保险的方法当然是趁着他现在还是个白痴就杀了他,把危险扼杀在摇篮中。辛洛打开安全栓,扣紧扳机。小角嘴唇翕动,突然艰涩地发出了声音:“洛、洛洛……阿姨。”辛洛愕然。小角竟然把小莞当成了学习说话的老师。小角慢慢说:“洛洛阿姨,小角乖、听话。”辛洛实在忍不住,噗哧一声笑出来,身子虚软无力,连枪都举不起来。小角看她笑,也傻乎乎地咧着嘴笑。辛洛暗叹口气,把枪放到一边。她重伤在身,还被人追杀,如果现在把小角杀了,她也凶多吉少,等把眼前的危机渡过,将来安全了再处置他吧!小角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死里逃生一回,只是感觉辛洛心情轻松了,就傻乎乎地咧着嘴一直开心地笑。他面容英俊,五官轮廓分明,不笑时看上去很冷漠,如同一位理智克制的成年男子,可笑起来时,却像个肆无忌惮的孩子,眉眼弯弯,一脸纯真,嘴巴简直要咧到耳根。辰砂绝不会这么笑!辛洛不禁揉了揉小角的头:“真乖,以后记得都要叫洛洛阿姨。”“洛洛阿姨。”小角受到夸奖和鼓励,叫得更流利了。辛洛忍不住地笑,牵扯得受了伤的脏腑都隐隐生痛。她想起还有正事要做,打开简易急救包给自己疗伤。

本文由六合联盟开奖结果发布于学术刊物,转载请注明出处:散落星河的记忆

上一篇:三生三世 下一篇:散落星河的记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