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偷瓜
分类:学术刊物

  蔚蓝的天空飘着一片洁白的云彩,排列整齐的簸箕柳迎着酷热的夏天,无精打采地摆弄着几乎要干枯的叶子,簸箕柳行中间,是茂盛的花生地,花生倔强地抗议着太阳的暴晒,顽强生长着。没有大树,只有矮矮的簸箕柳留下可怜的阴凉。他趴在阴凉的簸箕柳丛下,露出两只警觉的眼睛,用手悄悄地拨弄着簸箕柳。簸箕柳的叶子和枝条间缝中,他那贼溜溜的眼睛中,看到一片绿色的瓜地,在这里可以看到黄色的香瓜,他似乎已经嗅到了香瓜的芬芳。他的肚子开始呱呱抗议。他决定了,在这个时候,自己必须出击。
  他从花生地里匍匐前进,开始在花生地的地垄里爬行。他已经觉察到沙土地烫热,似乎靠在了烧红的火炉里。他在簸箕柳行间爬行,这时候,他突然发现一条绿色的蛇从自己身边窜过,他警觉地把头贴在花生棵上。他似乎听到粪草在高声唱戏。他从最后的簸箕柳行看去,惊讶地看到一个漂亮的媳妇走进了瓜棚。他知道,这个媳妇是地主家的女儿,粪草竟然和地主家女儿勾搭。这是他最新发现,他要不要举报给队长呢,或者是贫农代表?但是他肚子里依旧咕咕叫。他似乎看到兰花在后边督促自己。对了,还有兰花等着自己去偷瓜呢。
  他越过那条小河的时候,已经进了瓜地,到了这里,他立即闻到了瓜香。他脱下自己的小褂,悄悄地把成熟的香瓜放到自己小褂里。粪草和女人还在里边做什么,他听到了女人的叫声。粪草欺负女人了吗?他抬头看去,看到瓜里雪白的东西在打滚。他呼吸顿时凝固了,必须冒险了,虽然自己是孩子,但是隐隐约约中,他似乎已经懂得什么。比如他喜欢和桂兰在一起,一起上学,一起割草。就是这次偷瓜,也是和桂兰商量好的,桂兰在河那边等着自己。
  他扛着摘下的香瓜就要离开的时候,粪草发现了。粪草嗷嗷叫地拿着一根大棍从瓜庵中冲出来,径直朝自己跑来,粪草穿着裤头,光着脊梁。他第一本能就是必须逃跑,不然的话,粪草抓住自己,后果很严重的。他想起来粪草抓住偷瓜的汉子的时候,在大队院里开批斗会的情景。他害怕到了学校大家都批判自己,会给自己戴上挖社会主义墙角的罪名。他慌不择路的时候,竟然跑错方位。他看到不该看到的一切。
  他站住了,把小褂放下,眼睛直盯盯地看着粪草:“我们谈判。”
  粪草举着棍子:“小兔崽子,你还敢和我谈判?我马上就把你送大牢里边。”
  他不示弱:“那你去送吧,我会告诉警察叔叔,你和地主闺女搞破鞋。”
  粪草举起的棍子落下了:“你胡扯什么?”
  他指着瓜庵:“我喊人了呀!”
  粪草忙捂住他的嘴:“小祖宗,我们有话好说。”
  夜幕降临了,他扛着自己的战利品,和桂兰吃过后,决定和自己的小伙伴们藏老摸,同时会告诉大家一个秘密。

本文由六合联盟开奖结果发布于学术刊物,转载请注明出处:偷瓜

上一篇:爷爷的味道 下一篇:鸡毛蒜皮的生活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