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害了他
分类:学术刊物

  汪老师今天放学后,搞了个稀奇事,不骑车子,要步行回家。
  汪老师的家离学校也不算远,才十一二里路,骑车行走,可要走一会儿。当然,这是指路好走。只可惜,这路是土路,路面上只是随意铺设了点砖、石,又因维护不精心,导致路面高低不平。如此路况,自然影响了行车速度。步行虽平稳,想要回家,却也还要花些功夫。好在,此时的汪老师,回家的心情也不急切,一路走,一路观赏,倒也惬意。
  汪老师抬眼望了望前面,笑一笑,喘息一口气,心内嘀咕了一句:“总算走了一半!”嘀咕完,解开衣服上的纽扣,脱下身上的夹衣,搭在手腕上,又不紧不慢地往前走去。
  走到供销社门口,汪老师瞟了几眼里面的货物,又扭过头来,继续往前走。
  可眼前,依然有青蓝红黄橙紫等光彩在眼前闪现。
  刚想走过中学,汪老师顿了下脚,摇一摇头,还是抬起脚,准备往前走时,身后传来一阵叫喊声:“汪老师,汪老师!”
  汪老师即刻停下脚步,转身往后看去,脸上不觉堆起了笑容,连忙回应道:"向龙哥!”
  原来,来人是杨坮学校的校长向龙。
  向龙刚从中学走出,汪老师又疑惑地看了看校园,看着向龙哥,疑惑地问道:"你?这是?”
  因为汪老师知道,向龙哥无事,是不会随便来中学的。以前,中学差老师,几次要调向龙哥来,向龙哥都没有答应过。领导问原因时,向龙哥总是笑着回答道:"个民办老师,在个公办老师中插些什么?”
  领导听了,笑笑,才玩笑道:“这强的自尊心?”说完,也就过去了。
  向龙哥也不生气,只是嘎嘎地笑笑,这页书,也就翻过去了。
  向龙哥听完汪老师的话,笑笑,显得不好意思起来。过会儿,还是嘎嘎笑着说道:“调中学来了!”
  汪老师张了张嘴,即刻堆上笑道:“恭喜恭喜,向龙哥终是公办老师了!”
  向龙哥抠着脑壳,嘎嘎笑道:“你也有这天!”说完,叹息一声,眼中充满了忧伤。
  一个民办教师,能转变成公办教师,这其中的艰辛,又有几人知?
  汪老师想了想,又问道:“那,杨坮学校的校长呢?哪个搞?”
  向龙哥嘎嘎回道:“杨树。”
  汪老师一听,惊呼道:“他?”看着向龙哥,连声道,“向龙哥啊,向龙哥,你这不是害了他?”见向龙哥满脸的疑惑,汪老师进一步解释道,“荆丰学校王先明老师的工资,一百二十元,至今都是笔糊涂帐。现在他当了校长,财务一支笔,他不?他不?”
  向龙哥听完,缓了缓,郑重地说道:“我跟他说过这些……”
  汪老师急切地问道:“怎么说?”
  向龙哥答道:“他说了,要注意!”
  汪老师长长地舒了口气,与向龙哥又说了几句,转身继续朝回家的路上走去。

本文由六合联盟开奖结果发布于学术刊物,转载请注明出处:害了他

上一篇:百味人生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